[宜兰]苏花古道-大南澳越岭段
作者: 时间:2020-06-09
「苏花古道」,是联络苏澳与花莲之间最早的一条官道,建造于清朝同治13年。由于发生「牡丹社事件」,日本出兵台湾,促使清廷改变改策,转而积极进行「开山抚番」。同治13年,清廷派遣官兵同时修筑北、中、南三路,通往台湾的后山。
当时福建陆路提督罗大春率领兵营,负责开闢北路,北起苏澳,南至花莲港北岸,长约二百里。短短数月即闢建完成,仅是宽约三尺,能容步卒行军的山路而已。
北路完工后,由于沿途原住民部落的反抗,难以维繫,因此约一年多就陷于荒废的状态。后来官府试图重修,但始终难以为继。直到日据时代,曾整修这条旧路,称为「大南澳路」;后来闢建为道路以供车辆行驶,于昭和7年完工,命名为「临海道路」,即今日苏花公路的前身。
苏花古道距今一百三十余年,当年就已陷于荒废,又历经百年岁月沧桑,旧迹早已烟灭难寻。近年来,政府委託学者调查,勉强找出其中的三段旧路,整建为国家步道,既可以见证苏花道路的开拓史,又可提供民众做为登山休闲的用途。「苏花古道大南澳越岭段」即是其中的一段。
大南澳越岭段全长约4公里,北端入口位于乌石鼻战备道路约3.2K处,南口位于大南澳朝阳社区的天后宫。古道呈南北纵向,地势北高南低,因此由北往南走,多为下坡路,路程较轻鬆,若由南往北走,则海拔落差几达七百公尺,路程颇具挑战性。
今天独自走苏花古道大南澳越岭段,交通接驳不易,考虑之后,决定由南口的大南澳天后宫起登,然后原路来回。
古道入口就位于大南澳天后宫的右侧后方,从庙旁小路走进去,约几十公尺即可看见苏花古道登山口的标誌。去年林务局才刚整修完成大南澳越岭段,每两百公尺设里程路标,步道宽三尺,路径清晰,路况良好。
初入古道,山路即盘升陡上,最初是以圆木铺设的土阶木梯,随后变为泥径及以石阶路。走于杂树林间,一路爬坡。约25分锺,抵达第一座休息平台。平台位于林间,无展望。
续行,仍是一阶阶爬升的山路。「哪像在走古道?」我心里喃喃自语:「这简直像在爬七星山了。」约十二、三分锺,抵达一处较平缓的空旷处,与一已废弃的道路横向交会。路旁还有废遮的碉堡,碉堡旁有一刻着「道」字的石柱,附近地面有一水準点基石。道路旁还有水泥护栏,林间伫立着一座残破的反照镜,是一般道路转弯处常设置的交通设施。
这看似不起眼的废弃道路,属于旧苏花公路。公路原本经由乌石鼻,迂迴绕过南澳岭。民国72年「新澳隧道」完工后,仅单向通车,北上车辆仍走这条旧路;民国74年旧路发生严重崩坍,难以修复,道路于是废弃,至今已20 几年。
爬山至此地,还没看到苏花古道的历史遗蹟,却先见到苏花公路的旧路沧桑。杂草、姑婆芋及土石逐渐佔据路面,公路的痕迹逐渐消失,将土地还给了山林。
过了旧交会口,抵达3K的里程标示处。里程标示是由北口0K起算。「3K」即表示还有3公里的路程要走。走至此处,才走了四分之一路程而已。
续行约5分锺,路旁有一台湾省政府图根补点,此处即是南澳岭西南峰,但这里并非山头,而是爬坡途中,因此若没留意,可能就会错过这块基石。
续往上爬,翻过前方的小山头,山路稍缓,然后又开始爬坡。一路仍是无展望的林间小路,仅有一小路段,可以隔着树林间隙,遥遥望见汪洋大海。整整花了40分锺,才抵达位于2K处的第二座休息平台。在这里休息一阵子。
休息平台附近有一棵巨硕的大树,这棵巨树是否曾经见过当年来此开闢北路的清兵呢?我猜想可能性并不高。我并不是怀疑这棵树的树龄不够,而是古道沧桑已久,今昔路线未必相符。当年清兵所开闢的北路,很早就荒废了。日据时代开闢的临海道路,是供车辆行驶,需求不同,路线并不会依循清代的苏花古道。古道烟灭既久,而现存的古道沿途又无清军营盘或历史遗蹟可资佐证,林务局整理出来的苏花古道,或许仅是后来形成于苏花之间的旧山径而已。
即使如此,也应无坊。走古道,只是一种历史情怀的感受,并非强求得完全正确的踏在前人踏过的足迹之上。苏花古道确实存在于历史,今天所做恢复古道旧貌的努力,只是就我们已知的事实尽心追寻而已,自无需过于苛求现代版的苏花古道与一百三十几年前的旧路相符程度如何。
过了第二台休息平台,开始爬向南澳岭主峰,山路变为更陡峭,踏踩石阶路上爬,走来倍觉路途漫长。面对这种路长又连续的上坡路,我则学会了运用「乌龟精神」来因应。
乌龟行进,虽然龟速缓慢可笑,但只要每踏出一步,你距离终点就更接近一步。因此,只要抱持这种信念,别想路途还有多幺遥远,别看眼前山路还有多幺陡长,只默默低着头,专注于脚下的步伐,不求快,但求稳。以自己体力能负荷的种度,设定每走多少步便停下来休息,等喘息稳定,再续前行,默数步伐,达到预设的步数时,就再停下来休息。如此规律前进,随时间时,自然愈走愈远,愈爬愈高。沿途一路看着路旁的里程路标,数字变得愈来愈少。
龟速上爬40分锺,终于抵达第三座休息平台。这里即是南澳岭的主峰所在。南澳岭,又称「大南澳岭」,海拔702公尺,无基石,是古道最高处。
虽是主峰所在,不过平台位于林间,并无展望。续行变为下坡路,路好走。先下一小鞍部,再爬上一峰,抵达南澳岭北峰,基石位于路旁,并不明显,大约在过0.8K里程路标后约10公尺处。
续行不久,抵达0.6K附近的观景台,古道来到这附近,才豁然开朗,东澳湾及乌石鼻岬角一带的碧海蓝天尽在眼前。这一路而来付出的辛苦与汗水,在此得到了美好的回报。
观景台是苏花古道大南澳越岭段展望最佳的位置。若仅为了欣赏风景,则这里是理想的终点及折返点,后续至北口,只剩0.6公里,虽然路已不远,却是先陡下至鞍部,然后再爬坡至乌石鼻战备道路上的登山口。这一去一回,风景不会更好,却得再爬升海拔150公尺以上。
既然仅剩这幺一段路,今天又已爬升海拔700公尺,就不在乎多这150公尺的高度了。于是续往前行,走至古道北端的起点。总计4公里长的大南澳越岭段,连同中途休息,花了3个小时。
休息半个小时后,循原路折返。辛苦爬回南澳岭主峰之后,回程多为下坡路,才能轻鬆走古道。不过到了最后一公里路,大腿已隐隐肌肉痠疼,不得不放慢脚步。回程只花不到两小时的时间。
走完苏花古道,顺道前往朝阳路上震安宫旁的「罗大春开路纪念碑」,实地感受一下历史的气氛。民国95年6月我初访南澳,见到此碑时,苏花古道大南澳段仍隐于山林,未为外界所知,如今已成为完善的国家步道。
当年罗大春率军开闢此路,缒幽凿险,宿瘴食雱,终于越过南澳岭,抵达大南澳,立此碑以为永久纪念。至今仍有三百多具清兵的遗骨供存于苏澳的金字山忠灵塔内,见证了这段艰辛闢路及守疆的历史往事。而我今天走苏花古道大南澳越岭段,总计来回5小时,沿途不见任何登山客,也未遇清兵幽魂,只见满林的阳光绿意。
注1:另外两段苏花古道分别为:
一.苏花古道和中段:约位苏花公路162 附近。由已废校的和平国小和中分校旁的道路进入。
二.苏花古道石硿仔段:登山口约位于崇德隧道南口,终点至汇德隧道北口,长约4公里。
苏花古道大南澳段的路程规划建议:
可搭火车至南澳站,转搭计程车至乌石鼻战备道路苏花古道大南澳越岭段北口,由北往南走古道,路程较轻鬆。抵达大南澳天后宫后,可再连走「朝阳国家步道」,然后走朝阳路返回南澳火车站,沿途可顺道参观「罗大春开路纪念碑」。